人间百态,魑魅魍魉

(一)

       吵闹的茶馆,慵懒的午后,宽敞的一楼厅堂,聚集了各式各样的人们在这里谈论着各式各样的事,虽然大多都不过只是些生活中的琐碎小事,当然偶尔也可能会有那么一些怪谈,被人们不分真假的讨论着。就如我面前的这位一脸严肃的老哥。
“喂,你听说了么,咋们这城里有…”
“有什么?”
他挥挥手示意我凑过去,而我正好也有兴趣听,于是就照着他的意思站起来将耳朵靠了过去。
“我跟你说啊…”他将声音压得有点低,我不怎么听得清,“这城…里有鬼。”
“噗。”听完我便大笑起来,“赵兄你真是说笑了,难不成是今日这茶香太过诱人,竟把你喝醉了?怎的大白天在这里说起胡话来了。”
“真的!就在昨天上午,城南的一家客栈里出了命案。”“赵老哥”显然对我的玩笑很是不平。
“就这?”
“那可不是普通的案子。”赵老哥端起茶来抿了一口才继续说到,“据小二说死了的那人带了一大一小两个女人,大的二十出头,小的才不过七八岁,可是啊,第二天人们只发现了那男人的尸体和那个女人,而女童则不见了!”
“哦?”这提起了我的兴趣,“那倒却有些奇怪了,可这又与鬼有什么关系呢?”
“你听我说完,最奇怪的是死了的那个人全身上下都是干瘪的,就跟死了好几年似的,可是啊小二口口声声说那个人绝对就是前一天晚上住进去的,绝不会有错。”
“嘶,这…..现在有查出什么来吗?”
“没有,那女人一直昏迷不醒,官府的人虽然一直在四处调查可却什么都没查出来。然后我还听说啊,知府大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,准备把所有的事都归咎到那女人身上。”
“有什么确切的证据吗?”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“没有,但是大家都是这么觉得的。”
我听后站起来怒道:“什么!荒唐!好歹我们这离尚京不过几十里地,天子脚下他们还敢做这种栽赃陷害之……”我话才说道一半,赵老哥就一把拉住我,赶忙做了个嘘声的手势,然后瞪大眼睛转着脑袋左看一眼右看一眼,发现茶馆里人们还是自顾自的说着并未注意到这边,才对我说道:“孙公子,慎言呐。你也是进过京赶考的读书人,怎的这么不晓事?当今这下城世道可不好啊。”
我皱着眉闭上了眼,长嘘一口气才睁开眼才说道:“赵兄,是我失言了。”
“没有没有,是我不好非要讲什么离奇命案,来,喝茶。”
我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:“好,不谈这事了,我们喝茶。”
“诶,怎么空了?小二!再来一壶!”
“好嘞!”

       半个时辰后

       与赵老哥在茶馆告别后,我并未回家而是径自在城里随意行走,想到自己的事也想到了与赵老弟谈论的种种,虽然说对于听来的那些事都有所不满,但是最终,我都无奈的坦然了。毕竟三次进京赶考皆名落孙山,已年近三十的还一事无成的自己,还能做什么?恐怕到了最后也不过就是再进京挣扎那么一二次,待得家里人也彻底失望后,就会一辈子在这下城经营家业了吧,毕竟父亲和大哥都在外做官,而爷爷五年前从京城告老还乡后也只在家中闲居,几乎都不过问家中的事,但又说回来,经历了三代为官之后,家里有哪还有什么产业了啊。
想到这,我不禁又摇头叹气起来,却感觉到有人在扯我的衣襟,转头一看却是一个身着粗布衣服满身脏兮兮的女童,她睁着大眼睛奶声奶气地说道:“我好饿,可以给我一点吃的吗?”
我看着她莫名的觉着她甚是可怜,或许是自己的处境也甚是不堪吧,于是便动了恻隐之心,“当然可以。”我不自觉在脸上浮出微笑,希望能够安慰她。
“包子好吃吗?”我带着她在街边随意买了几个包子。
“好~吃”她拿着包子笑着说。
“那就好,对了,你叫什么?你的爹娘呢?”
“我叫魁儿,至于我的爹娘,我……不知道。”
“那你平时住哪?”
“住哪?嗯…哪都可以呀。”
我不知该说什么。
“大哥哥谢谢你呀,你给我的吃的很好吃哦。”
“魁儿真懂事。”
“当然啦。”
“对了,我还想问一件事,为什么路上那么多人你偏偏要拉着我呢?”
“因为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啊。淡淡的,有点儿苦又有点甜。”
“那应该是茶的味道吧。”
“不是哦。啊!我该走了,不然的话就抢不到睡觉的地方了。哥哥再见。”
“等…”我想喊住她,但却没喊出口,确实我很想帮助她,可是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怎样帮助她。算了吧,就这样吧。我这样告诉自己、说服自己,就像之前一样。于是最终我叹一口气看了看不早的天色,向家的方向走去。
“茶香么。”路上我忽的想起女童的话,举起袖口顺手一闻,“确实有一点呢。”

人间百态,魑魅魍魉

作者

风华国学社   冰语

百度已收录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我们的信-信网 » 人间百态,魑魅魍魉
赞(1)

评论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