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格

(一)

       如果雨不再下了,就一定会是晴天吗?

       阿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,他即将面对的又会是些什么……

       但是他早不在意了不是么?一个一无所有的人,又何必去害怕自己未卜的前途呢?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,就是没有了希望的人。

       阿叶的希望,是另一个自己。

       阿叶从小便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孩子。于他而言,说话是一项艰难的工程。即使事先已经将要说的话讲了好多遍,在面对人脸时,他还是会产生严重的不适感。这么多年孤身一人,他也早习惯了这种安静而平淡的日子。

       因为在他的梦境里,总会出现另外一个“他”。从他有记忆起,那个精致的过分的男孩儿,便频繁的出现在他的梦境里。说来也怪,在梦境中的触感,和现实中别无二致,但阿叶害怕说话的习惯,在这里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因为每一次阿叶向男孩儿诉的苦,或是讲一些开心的事情,男孩儿总能在阿叶悲伤时安抚,在阿叶开心时陪他一起开心。日子也渐渐这么过去了。

       当阿叶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走过一生的时候,他惊恐的发现,自己的梦中那个男孩,失去了踪迹。阿叶有一种不好预感,那个一直对着自己笑的男孩,可能再也回不来了。

       没有人陪伴的每一天都是漫长的。即便阿叶早已习惯了孤独,但当世界都清静下来时,还是会有些许的不习惯。

       渐渐地,阿叶也不再希望可以看见那个在梦境中出现的男孩子了。朋友……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不是么……人大多数时候还是要靠自己才走的下去。更何况那个男孩子存不存在还是两说,是自己再胡思乱想也说不准。

       阿叶的腹诽还没过多久,那个男孩子便活生生的出现在了阿叶面前,只不过半透明的身体,却显得那样的不真实。

       阿叶虽然疑惑梦境中的人为何会出现在现实里,但男孩的到来无疑是一个惊喜。还未等阿叶拉着男孩说些什么,眼前的场景便崩塌了。阿叶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,只得死死的拽着男孩。耳边的风声不绝,似是在提醒阿叶这一切并不是虚幻,而是现实。

       当阿叶的脚再次落到地面的时候,他的脚下的齿轮清楚的显示着,他已经在另一个时空中了。

       男孩看了看这巨大的齿轮,眼中似有着不舍,但这丝不舍消失的极快,再次面对阿叶时,男孩已经恢复了平时的云淡风轻。相比于阿叶的好奇和悠闲,留给他的时间可是不多了……毕竟这里是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,而那个至关重要的人又在那一端,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出纰漏的。

       “从今以后你再也见不到我了……即使我想和你一起走到生命尽头,但时空的法则不允许,我该走了……以后自己一个人也要坚强的活下去,因为你便是我,我也是你。”男孩的身体开始逐渐消失,但他看向阿叶的眼神,依旧带着笑。

       阿叶此时正处于对时空齿轮的震撼中,当他回过神来,男孩的身躯已经消失的所剩无几,阿叶此时慌了,本应是久别重逢,为何却成了生离死别?阿叶此时已经没有了眼泪,剩下的只有从喉咙中挤出的扭曲的声音。

       男孩已经完全消失不见,但那双一直带笑的眸子恍惚还在阿叶眼前,阿叶想要去触碰那双带给自己无数温暖的眸子,但随即而来的剧痛却制止了他。随即阿叶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中,而齿轮世界也随着阿叶的昏迷,开始扭曲,最终进入了阿叶的躯体之中。

       阿叶恢复意识时,已经是在自己的家中了。看着镜子中自己满是泪痕的脸,已及和变得和男孩极为相似的脸庞,最后一丝希望也没有了。

       “你将自己的一切都给了我,为了我这样一个没有未来的人,牺牲了自己……我即使可以面对你的突然离去,你又让我如何承受的起你的死亡?如何去面对那些两张脸的人?我会还给你的……你给我的这一切,我都会还给你的……”

       阿叶冲出了家门。他顾不得被雨水打湿的衣衫,他依旧想看见那双干净而带着笑意的眸子,如果死亡可以赎自己的罪,又可以解脱自己现在尴尬的处境,那死了又有什么不好呢?

       听着远处的汽笛声,阿叶牵动了自己的嘴角。“我马上就去找你,等着我……”

       “从今以后你再也见不到我了……即使我想和你一起走到生命尽头,但时空的法则不允许,我该走了……以后自己一个人也要坚强的活下去,因为你便是我,我也是你。”男孩的话此时响起在阿叶的耳边,可时间已经来不及供阿叶做出反应,机车已经到了阿叶的面前,一切,都太迟了……

       阿叶没有死,却也不算活着。和当初的男孩一样,他成了别人身体中的一部分,活在别人的梦境里,消散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      人间失格,当你不是你自己,你又会是谁的梦境?

作者

风华国学社    青翬

失格

百度已收录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我们的信-信网 » 失格
赞(1)

评论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