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殓师

(二)

      我们的存在,就是将那些“非正常”的情感处理掉。

      刚开始我认为一切都没什么,只是日复一日的去寻找,去感知那些情感,将他们从那些人散落记忆中的情绪收集起来,这样在他们回想时,就有如皮影戏一般,不会有真实的感情,用过客的视角去观察这个世界。

      在我日复一日地去收殓人们的情感时,我渐渐的偶尔也会感受到那些所谓的“喜怒哀惧”。

      但随着这些情感的慢慢增加,我的晴空世界开始出现了一片雾气一般的东西。这些东西越攒越多,慢慢的占据了一个区域,这个区域,被我称作“迷雾区”。

      起初这个“迷雾区”并不算太大,但是工作量的增加,让这个区域慢慢的开始向我的阳光靠拢。

      我一直在尝试这去走进这个地方,去从我自己的角度去感知这些情感,而不是将他们客观的罗列在纸上。

      但是我一碰到那团雾气,我的手指就好像被灼烧一般,我只能去期待着它充斥了我的空间,再去慢慢感受这些东西。可是心里的一丝不安又是由何而起呢……

      我现在最长干的一个职业,大概就是装作和师父一样的道士吧。或云游四方,或讲经说法,或者是找个地方支个小小的占卜摊子,在那里安逸的呆上几天。收殓破旧的情感,怎么听都像是怪物吧,我可以做的,只能是尽量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在世人眼里正常的模样。

      但是我好像依然对那些“废弃物”的感觉依然敏锐。我想停止对他们的收集,因为我预感他们会吞噬我的阳光。出于我对于再次见到师父的幻想,我依然在收殓着这些我认为没用的东西。“迷雾区”也因此而越来越大。

      在“迷雾区”完全的覆盖了我的那片阳光时,我发现它们对我不再排斥,那种新奇的感觉是我从未感受的,我感到很开心,因为我再也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个“怪物”,我可以不用再伪装自己了。

      可惜这种快乐并没有持续太久,多年的不与他人的深入接触,让我在有了情感之后感到格外的孤独。我没有可以去倾诉情感的人,让我在工作的同时感到格外的“累”。可是我是“工具”啊,只会出现老化,怎么会感到累呢……我只能不停的去麻醉自己,迟早会结束的,我马上就可以见到师父了。

       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,我休息的时间越来越多。可能是当时师父扔给我的法术起作用了吧,我工作的数十年里,我一直保持着十几岁的少年模样,但是我的心态确如同一个老人一般。人间有一句俗话是“我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路还多”。那么我现在的年龄,称之为深山老妖都不为过吧……毕竟被我收走情感的人,多到我自己都记不清了。我只知道那一片迷雾里,充斥了各种各样的性格,即使那片迷雾对我不再排斥,但是和各种各样的情感接触,我依旧感受到了不自在。

      “终于我也到了支撑不下去的时候了啊”。在我再一次收殓完情感之后,我感受到了一个器皿崩裂的声音,我知道,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……

       我开始去找寻和我一样的孩子,但是茫茫人海,单一感情的孩子,哪里是那么好找的?

入殓师

作者

风华国学社    青翬

百度未收录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我们的信-信网 » 入殓师
赞(3)

评论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